当前位置:首页--灌云-新闻资讯  
进入创新活跃期 中小企业能量待激活
发布时间:2013-03-18 来源:

      关于“创新”,是个永不过时的话题。尤其对一个企业而言,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对于当前的企业来说,只有不断创新,才能在竞争中化被动为主动,在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
  目前我国已进入创新活动的活跃期,航天工程、卫星定位、第四代核电等领域处在产业的前沿,国外已没有现成的技术标准、商业模式可以被引入,企业创新升级迫在眉睫。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清泰在第十一届中国企业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科技型中小企业以创新效率最高,试错成本最低,以自身的生和死充当着新技术、新产品探路的角色,成为国家创新体系的基础。
  把握技术跨越的机会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催生了很多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对于面临增长方式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的中国来说,是一次重大的历史机遇。 
  鉴于处于萌芽期的新兴产业,技术尚不完善,知识产权壁垒尚未形成,产业垄断地位还没有确立,商业模式存在着不确定性。 
  “这就为我们的追赶和超越提供了机会。”陈清泰表示,目前在新能源、新一代信息通讯、移动终端、新一代显示器、固有安全性的核电等领域都出现了机会窗口。 
  对于一个行业来说,技术路线的转换并不经常发生,因此,政府和企业发现并抓住机会窗口的能力显得特别重要。 
  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我国较快地制定了发展新兴产业的规划,目的也是为了抓住机会,实现超越。 
  至于能否复制上个世纪90年代巨大中华(巨龙通信、大唐电信、中兴通讯、华为技术的简称)所取得巨大成就?陈清泰认为主要取决于三个条件:一是看我们是否有技术积累,并且在前沿的技术上能不断取得突破;二是否有参与前沿竞争的勇气、战略意愿和信心;三是我们的制度环境是不是支持技术突破和新兴产业的产业化。 
  由于复杂的历史原因,我国错过了多次科技革命的机会。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目前的人才储备、技术能力、创新环境、科技投入以及产业化配套能力,都已今非昔比,也具备了由产业跟踪转向创新驱动的发展条件。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也已被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 
  陈清泰建议,以发展新兴产业为契机,应该努力形成技术进步与产业升级相互促进的新形势,使我国的工业化走上一个新的台阶。 
  具体来说,就是要将技术来源由引进模仿为主走向开放条件下的技术自立。经济增长由主要依赖资源消耗转向主要依靠技术进步,实现效率的提高。由产业链的低端制造向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现代服务业延伸。由产业跟踪转向在一些领域开始挑战全球的领先地位。 
  “在这个过程中,将会创造更具前景的新的投资机会,创造新的就业岗位,特别是大量的智力型、技能型、较高收入的就业岗位,形成新的经济增长动力,将大大提高自主创新能力。”陈清泰认为。
  也惟有此,可以让我国由一个技术的消费国转变为技术创新国,大大缓解资源环境的压力,提高可持续发展的保障能力,带动传统产业的改造升级,培育出一批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企业和企业集团,实质性提高国家的竞争力。
  目前,我国已进入需要转变发展方式、升级产业结构的新阶段,过去三十年长期依赖的粗放式发展模式已不能适用。我国必须由热衷投资转向关注技术能力建设、由热衷于规模扩张转向关注产业竞争力的提高、由热衷于低端制造转向关注技术含量和附加值转变。
  “如果我们不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不提升制造水平,不向高生产率的设计、研发、品牌、营销、产业链管理等环节延伸,就永远没有属于自己的新兴产业。”陈清泰强调,但也不能就此接过发展新兴产业的口号,却推行升级版的外延扩张,结果制造了一场虚热,在产业链中地位依然如故,发展方式又回到了原点。
  扮演技术领先者的角色
  现在,我国在航天工程、卫星定位、第四代核电、电信装备、基础芯片、超高速无线局域网、信息搜索、电子商务等领域开始进入产业的前沿,国外已没有现成的技术标准、商业模式可以被引入。
  早在2010年12月华为总裁任正非就说过,我们已经走到了通信业的前沿,要决定下一步如何走,是十分艰难的问题。
  目前我国已进入创新活动的活跃期,但产业发展的环境还是跟不上,仍较适合技术引进产业跟踪、规模扩张的发展模式,不太适合技术创新的发展方式,甚至存在某些阻碍前沿创新的情况。
  这一点陈清泰深有体会,作为一个后发展的国家,除了国防等特殊领域外,我国还缺少依靠本国首创技术开发出市场主流产品并实现产业化的经验,也缺乏适合我国企业第一个吃螃蟹的管理体制和成就企业技术领先的发展环境。
  谈及新兴产业的市场准入问题,陈清泰认为,新兴产业发展之初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但也带来很多机会。关键时候最需要的是加快试错、筛选和凝练的过程,而完成这个过程效率最高、成本最低、有利于分散风险的途径不是政府的管制,而是新的进入者,因此要鼓励竞争。
  政府若干涉过度,可能会抑制竞争而延误该产业的成熟。一方面由于缺乏竞争,既有的进入者缺乏足够的动力。另一方面,由于技术路线和相关技术的多元化探索受到了局限,会延长试错的过程。此外,少数准入企业因为难以承受巨大的试错成本,而使新兴产业被夭折。
  因此,陈清泰呼吁,技术跟踪的产业管理机制不能适用于创新驱动的发展模式,产业管理体制的落后对于产业结构升级已经显现出制度性的压抑,加快产业管理体制转型最大限度地释放创新潜能是当务之急。
  重视中小企业的创新活力
  在陈清泰看来,国家创新体系应该是大学、科研机构、大企业与中小企业通过市场的对接形成的有机组合。
  技术创新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有效的创新机制往往需要强烈的产权激励、敏锐的价值发现能力、灵活的决策机制、尊重个人的制度安排和既勇于冒险又有利于分散风险的组织和机制。
  “民营科技型中小企业,由于其更加符合这些特质,使他们能够在国家创新体系中成为对新兴市场最为敏感、创新活动最为活跃、最敢于冒风险的一支力量,被各个发达国家所高度重视。”
  陈清泰说。2000年,欧洲小企业宪章指出,小企业是欧洲经济的中坚力量,只有把中小企业发展提到优先议事日程,欧洲试图在新经济中引领潮流的努力才能成功。在革命性新技术出现的时候,大企业往往因为对传统技术的依赖和大量存量资产的拖累而踌躇和犹豫,但科技型中小企业却可以从中找到施展的机会,愿意以更高的热情,义无反顾地推动新技术的变革。
  在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PU、手机芯片、纳米及电池正极材料等都是出自民营科技企业,特别是科技型小企业。
  陈清泰表示,从产业发展的历史看,任何一个产业都是在一项或一组重大技术突破的基础上辅之一个庞大的技术群而发展起来的,其后续的发展还需要持续的技术支持和不断完善的产品,建立产业链,在这个过程中,科技型中小企业处于一个不可或缺的地位。
  对此,陈清泰从五个方面做出了解释,科技型中小企业是科技成果转化的重要纽带,是推进现代产业结构升级的生力军和持续的技术来源,中小企业是建立完整的产业链的主要力量和开拓新兴市场增值业务的主力,是能够推动形成多元化多层次市场的主角,还能从中小企业中成长出优强的科技型企业,如华为、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
  科技型中小企业创新效率最高,试错成本最低,以自身的生和死充当着新技术、新产品探路的角色,为大企业的技术集成进行铺垫,大量富有生机和活力的科技型中小企业是国家创新体系的基础。
  因此,陈清泰建议,在发展新兴产业中应该改变传统做法,进一步确认科技型中小企业不可或缺的地位,并认真解决政策歧视、市场准入难和融资难等发展瓶颈。  

 

 
版权所有:江苏省中小企业灌云网  承办单位:南京世纪恒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090273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