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灌云-新闻资讯  
节后用工荒加剧 新生代农民工成主力
发布时间:2014-02-26 来源:

 又是一年春来到,用工企业的用工短缺问题又“接踵而至”,一边是就业务工人员的多种抉择,一边是用工企业的招工“争夺战”。因此,全国用工市场的行情和格局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本报记者经过深入走访调查了解到,今年的用工短缺不仅来得快,而且范围广,“用工荒”已经不仅仅是珠三角、长三角企业面临的困惑,它正在蔓延到加速发展的河南、四川、陕西等中西部省份。
  做工不再出远门
  本报记者在春节期间走访了某地的用工市场,在当地政府部门组织的一场招聘会上偶遇了一位来自农村的务工人员老贾,记者和他聊了起来。
  老贾今年46岁,在外务工已经有七八年了,“年后就不准备出去了,准备在老家找份工作,现在在老家干活也不少挣钱。”
  老贾之前是在深圳一家制造业企业做工,月薪是4500元左右,“我感觉这两年,家乡的用工量也多了起来,我记得去年在我们乡里就能看到招工的通告,给出的工资也不低,虽然和深圳相比少了一点,但是还是在家务工舒服些,最起码下了班就能回家见到亲人了。”
  通过和老贾的聊天中得知,老贾选中的职位是当地一家棉纺企业的棉纱工,月薪是3500元左右,包吃包住。“虽然和以前比少点,但是在家能把地里的活干好,庄稼收成好了,损失的工资也就回来了。”
  老贾还告诉本报记者,他们村里面外出务工的人今年也有些不出去了,“现在政策好多了,做点小生意用小额贷款还没利息,有的就多承包点土地种蔬菜水果,还有的和我一样就在家务工。”
  当地的人社部门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随着我们当地招商引资的力度不断加强,很多外来企业都入驻了我们的工业园区,进而就增加了用工的数量,在家务工照样拿高工资,这样就有效缓解了外出务工人员的流失。”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40岁以上、有一定家庭经济基础的农民工,偏向返乡就业,主要是为了照顾家人。而正在成为就业市场主力的“80后”、“90后”新生代农民工,则依然乐于外出打工。
  也许他们父辈身上固有的 “多加班多挣钱”的观念正在淡化,这对沿袭沿海地区传统用工方式和管理模式的企业提出了挑战。
  然而,在近年的农民工“争夺战”中,尽管地方政府和企业发出了声音,但农民工如何选择最终要交给市场,企业要增强竞争力,适时提高薪金待遇,否则,政府和企业宣传的力度再大,也是留不住人的。
  服务业“缺人”严重
  节前节后一段时间,顾客在去饭店吃饭时,只要留心就会发现,饭店上菜速度慢,服务人员少,与此同时,不少饭店都在显眼的位置贴出招聘信息。
  刚过完春节,北京的餐饮业用工市场如何呢?本报记者近日走访了一些中小型饭店。
  在西三环的一家小型餐饮店,老板刘先生告诉本报记者,“春节前后是最缺人的时候,年前店里的店员一大半都回家过年了,初三营业,店里只有两个服务员。元宵节都过去了,还是招不到人。”
  和刘先生有着同样感触的另外一家餐饮店老板胡先生向本报记者坦言,“现在年轻务工者干服务员的越来越少了,都嫌端盘子端碗的活累,之前店里的几个服务员现在都不来了,春节前后这段时间,我招了几个勤工俭学的大学生,他们最多能干1个月左右。”
  在西四环的一家美食店,本报记者遇到了一件“稀罕事”,这家店的老板告诉本报记者,“为了能够留住员工,我给此前回家过年的员工说,如果他们过完年还来我这个店里干活的话,我就在给每个人发500到800元左右的过节费,可是到现在只回来了2位员工。”
  难道是饭店给出的薪酬待遇低吗?带着这个疑问,本报记者又咨询了以上三位饭店老板,可给出的答案是:不但不比去年少,有的反而比去年多了。
  “今年我们开出的工资是3000元左右,还包吃住,还有不固定假期,这在北京餐饮行业里面算是工资不低的了。”胡先生说。
  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近年,由于外省县市区甚至农村孩子的受教育程度都有所提高,加上当地县域经济不断发展,许多家长选择让孩子接受高等教育或就近留乡发展,因此,服务业的求职者在无形减少。“餐饮行业同行较多且竞争激烈,人员在行业内互相流动非常频繁。”
  同时,一线服务人员大多是18到28岁的年轻人,不稳定性因素很多,如结婚生子等,而且年轻人不愿拘泥于一种环境,这也造成了人员流失。
  招工越来越难
  和往年相比,春节过后,北京也进入了招聘旺季。
  本报记者近日走访了北京农展馆举办的一场大型招聘会,在招聘会现场,记者发现,不少招工企业的员工拿着宣传材料主动走下展位,和应聘者交流起来,而在招聘展位台前,前来应聘的人员并不是很多。
  “早上来的应聘者不是很多,过了10点才慢慢多起来的,多是外来务工人员和应届大学生,还有即将要毕业的大学实习生。”在招聘会现场一位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
  本报记者从主办方那里了解到,此次招聘会约有400家用工企业前来参加招聘,共提供了大约8000个岗位,销售专员、行政专员、人事工作专员、软件工程师占据了招聘岗位“人气”的前几名。
  在一家企业招聘展台,有三位看似大学毕业生的人员和用工单位的工作人员聊了起来,“我们是学建筑专业的,要是做你们的销售可以吗?”其中的一位毕业生问道。
  “当然可以了,我们这个岗位没有专业的限制,学销售也是很容易的,没有什么难度,我们给出的薪酬也是可观的,欢迎你们到我们公司来工作。”工作人员热情地回答道。
  向应聘者发传单、热情积极地拉拢应聘者,主动快速回答应聘者的各种问题等等,可以看出招聘企业的压力似乎不小,“现在招工是越来越难了,我们不去挑应聘者的专业和工作经验,都是应聘者挑剔我们的待遇和工资等等。”一家用工企业的员工告诉本报记者。
  一家大型销售类企业的招聘代表认为,今年“招工难”情形格外明显。现在一线城市的薪金和二三线城市几乎没有什么差距,而一线城市生活成本高,招聘越来越难。
  据北京市人才开发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北京的人力资源市场进入供需两旺状态,但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目前市场的人才缺口呈“哑铃”状,需求最多的是中高层管理及技术人员、服务行业的基层工作人员和商贸行业的基层销售人员,“但求职的则是‘中间’,需求相对较少的人占很大比例。”
  2月18日,本报记者从北京市人社局获悉,今年上半年北京市用工需求将继续保持较高增长状态,企业净增岗位需求量达55.6万个,但劳动力供给数量不足需求量的一半。其中最紧缺的是软件及IT产品研发人员、工程设计人员等专业技术人员,缺口达11.3万人。
  随着新生代农民工素质的不断提高,依靠廉价劳动力提高竞争力的模式正在逐渐被历史所淘汰,企业需要重新定位而不是盲目扩大生产规模。同时,劳动密集型用工企业应该作出适当的调整,除了提高工资待遇之外,企业也要为员工的生活提供更多的便利,这样才能够留住人、用好人。

 

 
版权所有:江苏省中小企业灌云网  承办单位:南京世纪恒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09027334号